香港保护受虐儿童 警察医院社工24小时候命

  • 时间:
  • 浏览:0


香港社会福利署除理虐儿案系统进程图


高级社会工作主任林伟业给时报记者介绍亲们的保护儿童依据

保护受虐儿童警察医院社工24小已经 命

代表香港官方的社会福利署有关人士向时报记者介绍除理虐儿事件的具体方案

在香港,一旦碰到相似的“虐童事件”,民间机构“除理虐待儿童会”已经 有相当完善的方案和心智心智成长期的句子的句子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的句子 期的除理经验,那官方机构又是要怎样运作的呢?记者昨天走访香港除理虐儿事件的主要官方机构——社会福利署,感触最深的都有2个字:专业。专门的警方调查组、经专业训练的社工和医生都有24小已经 命,无论任了吗间接到投诉都有立即出动。而香港的专门儿童法庭不论在布置上还是开庭过程都处处从保护儿童的深度图出发,极富人性化。

在香港社会福利署办公大楼内,分管家庭暴力除理的高级社会工作主任林伟业接待了记者,并向记者全版地阐述了香港社会福利署在遇到儿童被虐待的投诉已经 求助后的除理依据。

林伟业说,香港自从有法律条文以来就已经 配套有相关的保护儿童的法律法规,而到了1981年始于了了英文,更是已经 始于了了英文制订了对待虐儿个案的专业除理指引,一起始于了了英文就相关问题报告 报告 培养专业社工和在相关的机构设立专门的除理小组,如警署有专职的虐儿案件调查组、每有2个医管局属下的医院都有有2个专门的儿科医生作为虐儿个案的联系人等。与此一起,香港政府除了向市民宣传有责任举报虐待儿童事件外,更是把所有有已经 接触到儿童已经 相关事件的专业人士组织起来,让亲们一旦发现可疑事件就马上把事件转到社署已经 相关的除理机构除理。

每个调查组成员和每个除理该类个案的社工以及所有负责除理的医生的电话号码都已经 形成通讯录,某种 各自 都还要保持24小时通讯畅通以便随时除理事件。

林伟业介绍,在香港,并都有一定要看得人有表面伤痕,已经 一定要对儿童使用过暴力才称之为虐儿,对儿童进行性侵犯,对儿童的心理成长造成障碍等哪几种行为也都有虐待儿童,也都有已经 受到惩罚。统统,香港在除理虐儿个案的一起也会联同大批的专业人士一起分析和除理个案,哪几种专业人士包括了心理医生、幼儿教育专家等。

专属的病房儿童病房可托管被虐小孩

当拉到虐儿举报后,首先会有社署的专业社工对儿童家庭进行探访,社工到场后发现儿童还要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已经 治疗的状态下,社工不还要拨打999向警方举报,可不让后能 直接与被虐儿童家庭范围内最近的公立医院和专门负责除理被虐待儿童的儿科医生取得联系,被虐儿童到达医院后不还要在急诊轮候,统统直接进入医院已经 为其准备好的儿科病房,从前一来不让耽误儿童的治疗最佳时间,再者不还要被虐儿童在急诊轮候时产生焦虑等心理障碍。

专门负责除理该相似件的儿科医生则要在除理被虐儿童的身体伤口的一起作出判断:被虐儿童算是也受到了心理创伤,算是还要让心理医生到场为被虐儿童治疗,一起还要出具一份专业的身体受伤害程度的报告以便作为个案除理的依据。

儿童在进入医院后社工和某种相关人员马上就会进行有2个初步的评估,被虐儿童算是适合马上出院或接受治疗后马上回家居住,已经 不适合,越来越 即使被虐儿童不还要留院治疗,亲们也会把被虐儿童暂时留在儿童病房进行托管和照顾。

专业的社工经专业训练可申请保护令

林伟业介绍,在接到个案后,负责除理的社工就会充当个案经理的角色去统筹整个个案的除理,而哪几种社工全版都有经过相关的专业训练和实践不后能 成为个案经理的。

社工在把被虐儿童送到医院安顿下来后都有就完成任务了。亲们还要马上通知警方的虐儿案件调查组介入调查。

另外,在事情发生的10天内,包括社工、警方、医生、心理医生以及该儿童所在学校的教师等就会把各自 搜集回来的资料集中起来开有2个专业的联合会议。

会议主统统各自 把搜集回来的资料与某种与会人员沟通交流,亲们一起寻求帮助被虐待儿童的除理依据以及小亲们刚刚福利的跟进,某种 ,该会议不设司法干预,也统统说,警方在搜集资料都有不让对施虐者进行起诉则越来越了讨论范围内,这方面的事情全版由警方独立决定。某种 ,算是还要为被虐儿童向儿童法庭申请保护令则会在会上进行讨论。

专门的法庭可发放保护令转移监护权

儿童法庭,是香港专门为保护儿童权益而设置的民事法庭,在发现儿童被虐待事件后,警方已经 社工有权力向儿童庭申请儿童保护令,保护令生效后具有法律效力,一切人等越来越 随意更改其中内容,包括越来越 随便在保护令失效已经 变更儿童的居所已经 监护权。

也统统说,在香港已经 发现了儿童被家长虐待,而社工向儿童庭为儿童申请保护令后,保护令已经 就会把儿童转介到院社已经 儿童之家又已经 是托管家庭生活,而在此期间儿童的监护权就不再属于儿童的父母,统统在儿童保护令生效期间即使是儿童的亲生父母,也没权力随便把儿童带回家已经 继续监护,还要要等到儿童保护令期满后由儿童庭的法官再判。

而一张儿童保护令的最长有效期为2年。在2年内,社工已经 觉得儿童的父母已经 有所改善也可不让后能 向法庭申请退还保护令让儿童回家,相反已经 2年内儿童的父母的行为仍然越来越 改善,越来越 法庭已经 继续执行儿童保护令,直到儿童年满18周岁,已经 保护令中的监护人是社会福利署署长,越来越 保护令的最长年限是到儿童年满21岁。法官可不让后能 视儿童的状态把儿童的监护权判给四类人,一统统社会福利署署长,二统统指定小亲们到某有2个地方居住,如院社、儿童之家等,三则是接受某种服务,如社工的定期探访等,最后是社署监管令,统统由社署监管儿童的家庭,不让暴力事件再发生等。

专设的作证室除理与施虐人见面

法庭对虐待儿童者进行制裁免不了要受害儿童的证供和还要儿童上庭作证指证犯案人。某种 从前对于有2个未成年人来说,过都有造成很大的困扰,一起,小孩子也无须能在从前有2个严肃刻板的环境下说出整个事件的真相。针对从前的问题报告 报告 ,香港政府特意投资建设了有2个专为取得儿童证供而建设的证供室,以及在法庭上也设置了有2个专门让儿童上庭作供,法官和陪审团能见到儿童,但儿童不让见到对他进行侵犯的人的从前有2个儿童作供专用室。

林伟业告诉记者,已经 儿童的心理脆弱,有点硬是哪几种受过侵犯的儿童更加会抗拒陌生的环境,一切环境因素都有已经 影响亲们的表达。而作为受害者,越来越 亲们当事人的申诉不后能 把犯人绳之于法,统统,很有必要去营造有2个让儿童可不让后能 放松可不让后能 乐于接受的环境让亲们把不愉快的经历全版说出来。取证室的设计是以家居型为主,在那里,小亲们就好像回到家一样,经过一段时间后小亲们的情绪就会慢慢得到放松,社工已经 警察就会慢慢帮助亲们把发生过的事情重新回忆组织出来。

香港从美国全面引进了一套供儿童录口供的模式和做口供所还要的空间设施。觉得有越来越 专业的配备,统统等于每个社工已经 警察都可不让后能 为儿童录口供,可不让后能 从事某种工作的警察和社工都还要要经过专业的培训并经过考核取得相关的资格。

儿童需出庭作供时,觉得已经 有了专门的空间,但也都有随便已经 儿童进入直接面对法官的。该方面的工作就会由专职的义工负责,从知道儿童还要上庭作供始于了了英文,社会福利署就会安排经过专业训练的义工一对一与儿童进行配对,哪几种义工一般都有上了年纪的男人的女人的女人,亲们对小亲们来说有着像妈妈一样的感觉。

义工首先会与小亲们接触沟通,某种 就会给某种辅导的卡通书籍给小亲们阅读,一边阅读一边告诉亲们哪几种是法庭,法庭是做哪几种的,法庭上的人又是做哪几种的等等。某种 ,义工就会把小亲们带到法庭的作供室,让小亲们先熟悉一下环境而不至于正式上庭作供当天太紧张而致无法作供。最后统统上庭的当天,义工也会经常陪伴小亲们左右,直到完成整个司法系统进程。